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听风吹

作者:徐逍君     供稿单位:新闻中心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10-21     浏览

   

   

  偶尔有少女情怀,就去听风。

  羡慕出生在大草原,羡慕出生在大海边,却从不渴望,因为心里念的,只是那里不羁的风和一同游荡的神灵。你感受过吗,风拂过,穿过你的双眼,陷入你的眸子,轻轻地进入你的身体,乱了你的长发,闭上你的眼睛,然后,热泪盈眶。

  我内心深处爱的是独处。

  痛苦的是怎么都学不会安静。

  大柚有无数个朋友。大柚有无数个玩笑。大柚是个爱笑的姑娘。她对别人说,她最喜欢吃番茄酱,她对别人说,她最喜欢唱嚎叫出来的歌,她对别人说,她最爱的城市是上海,她对别人说,她最不爱听别人说“你好”和“谢谢”。她对别人说,她是个随性的人……

  大柚乐意聚会,比谁都积极,她很熟络地点朋友喜欢的菜,很熟络地叫来啤酒,然后很熟络地拿来纸牌。她们玩接数字游戏,跳过七的倍数,数错的人集牌罚酒。然而,她反应最慢,集了厚厚的牌,笑声最大,朋友都说她还没变,她甩出最多的纸牌,接过朋友手里的满满一杯,一饮而下,然后,大笑着说重新再来。朋友们说,有大柚的聚会,从来不会孤单。

  别人受了委屈爱找大柚,因为大柚能够一直倾听,不言不语,从不拒绝。大柚会静静地搂着他,递给她纸巾,等她说完了,大柚并不劝她,而是滑稽地扮演小丑做鬼脸,直到她破涕为笑。大柚可以是任何人的小棉袄。

  可别人不知道,大柚最爱的,是忧伤低沉的民歌。可她从没唱过。

  大柚曾在喝醉时说过一句话:“我换了很多颜色的头发,却从未赶上四季的变化。”没人听到。或者,没人在意。

  大柚走了。染黑了头发。

  大柚走了。大家都很想念。但他们不知道,大柚从来没存在过。

  她哭的眼睛红肿,从未这样软弱。坐在异乡的路灯下,拉长的影子茕茕孑立,长发遮挡了颤抖的身体。只有夜色才能包容这个远走的姑娘,用无声和彻黑默默掩护她的孤独与自责。

  她独自旅行,安静地走路,穿米白色的长裙。林间小屋里,放满了野花。她安静的坐着,记下每一个小花的模样,浅浅地微笑,等待清晨第一缕微风来抚摸她的长发。

  她在纸上写,我愿意死在一片寂静里--柚子

  以为内心深处是真实的自己,却只能把自己放在内心深处。每个人都这样。

  越来越爱听风,听它的呼啸或者轻吟。每一句都似乎情话。我希望,跟它远行。

  怎么大风越大,我心越荡。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