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不过尔尔

作者:杨欣悦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10-21     浏览

   

   

  像是黑暗中的紫禁,褪下飘浮的繁华,隐匿在最后的暮色之中。我们是最平凡的那个。

  像是枯藤上的枝桠,昏黄中泛出新叶,蓬勃在最初的躯干之上。我们是不平凡的那个。

  黄昏的小路上,到处是行色匆匆的人,偶而一两个迈着闲散的步子,却总是那么不相宜。我是不偏爱这样的匆忙的,随意跟着一只黄斑小猫,沿着路边的台阶摇晃着走。小猫穿过操场,又绕过教室,路上停下来嗅着路边紫色的小花,然后悠悠来到图书馆门厅伸了个懒腰趴下。这样的惬意我最是羡慕。

  我最是喜爱那些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偶尔踢起一颗石子,看它打破水的平静,沉入破碎而后缄默的池底。偶尔会因为和旧友的一通电话欣喜不已。失落的屋宇间洒下的阳光让我欢喜;撷下一片形状奇特的红叶让我欢喜;翻看旧时笔下的记忆让我欢喜。总是能被一些不经意打动,似乎那些高高在上的目标、炙手可热的奖励在那一瞬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沉浮。因为不经起伏,才会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唏嘘着顾影自怜,却不知抬起头来的生活里承载着数不尽的悲欢。所以失意,所以愁苦,却不知道意所失处,苦从何来。焦虑包裹着的无所适从,给了不甘,给了无奈。

  总是愿意在最为焦躁不安的时候扯过一张白纸胡乱图画。倒不是画的如何,只是喜欢笔触摩擦着凹凸不平的素描纸的感受。我是偏爱建筑的,所绘也多是类似图形。笔尖随着屋顶屋脊的走向,延展到房屋本身的脉络,触摸它承载的厚重历史。这时,世界便是隔绝开来的,静得可以融进画中。多立克式交错着爱奥尼亚式的柱子建成的柱廊尽头,是蒙着轻纱的洁白,磅礴而神圣,干净得可以扫除一切阴霾。平淡见真,简单是抚慰焦灼的良药。面对些许的无奈,更愿意用“小确幸”去应对,单一地充实着。

  读过三毛的一本小书《我的宝贝》,里面记录的全是日常中能让自己开心的小事。其实,最是感动自己的不过尔尔。没有宏伟的蓝图,没有千难万险的劳苦,没有策马直驱的万丈豪情。隐没在人海中,我们仿佛如此微不足道,却因为努力,不负韶华,在向最好的自己微笑招手。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