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不朽

作者:邵梦雨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5-11-20     浏览

  

  

  或许是明天,或许是梦中,我重新念起我最爱的诗歌,独自一人,感动了所有的风和日丽。

  在漫天沉默寡言的云团下面,开始不再踮起脚尖寻找若隐若现或不曾存在的阳光,在一片虚无中渴求真实,像是在漫长喑哑的冬天寻找生意盎然的春水初生,我知道那毕竟是不可实现的,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未知的因素。

  从前我只爱我的幸福和你,而现在,我开始学会爱这黑暗的日子,如同爱那光明的日子,爱黑的雨白的山。

  我会自己往南往北走一走,在时光的间隙里,找一些也许不曾察觉的、温柔的细枝末节。沐浴在一首温柔的老歌的轻柔舒缓的背景音乐里,听你精致的侧脸猝不及防撞击阳光时发出的空灵响声,看那歌碟上留下的浅浅痕迹。

  我会在每个柔软的黄昏,喝一杯温柔的酒,管他是与非,管他忧与愁,只要你还在我的心里。也会在某天寄给你一封来自远方的信,信封里有清早第一缕触摸我脸颊的阳光,晚秋里老樟树第一片掉落的枯叶,一根不争气白掉的头发,一张空纸片以及我小心的思念。你会知道那是我。

  他们说柔软的地方总会发生柔软的事,于是我突然开始期待下次再见到你应该是什么样子,碎了漫天的如烟往事突然开始烁烁闪亮,像我在某个夏夜偷偷跑到空旷的田野里看到的那片刻骨铭心的璀璨星空,突然灼湿我的双眼。

  我不愿意在黑夜里点亮你眼睛的,是一团潦草的烟火,而应该是一首念在你耳边的诗。路途茫茫,人生漫漫,世界在这黯然神伤的色彩里也许下了一万滴雨,刮了一万次风,我只想,当你路过一个夏天,能听见一片蛙鸣里的那句叮咛。

  那句话也许不过是,“我有三分心盛满血,还有三分心盛泪,留有四分盛光明,来日充当你心灯的光辉”。我并不相信有永不沉没的岛屿,只是我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停靠在你湿冷的礁岩上,如果海水漫过了你的头顶,我选择同你一道沉入深海。

  闭上眼睛,最后那抹夕阳,美得像一个遗憾,只是终究没有什么是不朽的,我知道,你也知道,我们都知道。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