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尘世雪莲

作者:薛娜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3-05-20     浏览

岁月不惊,光华流转,隔着岁月的长河,站在尘嚣里望着伫立在彼岸的那位男子,明眸如水,深情缱绻,向世人娓娓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雨罢清宵半,泪雨霖铃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木兰花﹒拟古决绝词)

纳兰容若,满清贵胄,纳兰明珠的长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为一场初恋耗尽了半生的爱。关于纳兰的初恋,坊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纳兰的表妹与纳兰情投意合,两人芳心暗许。但由于纳兰表妹却被选秀入宫嫁作他人妇,从此便形同陌路,再不得相见。传说,纳兰的表妹在宫中忧思成疾,纳兰便化为诵经祈福的喇嘛,与自己朝思暮想的恋人匆匆见了一面。还有一种是说纳兰的初恋是个身份卑微的人,终因门第观念使相爱的人不能相守。“何如薄幸锦衣郎”或许就是纳兰替恋人对自己发出的埋怨。不管这些传说是真是假,纳兰的柔情似水已经在纳兰的词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人生初见,春意正浓。纳兰与自己心仪的女子一同吟诗作对,时而欢笑,时而怅惋。也许早私定终身,许下那不离不弃的誓言。当时必是窗外花满庭,一切美好的让老天爷也心生嫉妒,不然怎么会拆散这一对璧人。但命运往往如此,绚丽的开头,难言的结局。繁华已落幕,初恋这件情事让纳兰用一生的时间去铭记,也让纳兰用一生的时间去忘记。在岁月的河流中,有多少相遇,相知,却不能相守的故事,留下了多少拿不起,放不下,欲罢不能的纠缠。

纳兰一直在失去初恋的阴影里暗自神伤,直到他遇见了另外一名女子。“谁念秋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之妻卢氏,从小生于锦绣从中,是一朵富贵花。初到纳兰府时,纳兰还沉溺于对旧情人的思念中,心里还容不下她,让她独自游离在自己的梦外。卢氏的苦楚是不可言说的,但她选择了忍耐和等待。纳兰是他不明的男子,身份显贵,心事难猜。她不求得到他的全部,所做的就是守候,遵循自己的心意和世俗的掌控,义无反顾的爱他。直到三年后卢氏香消玉殒,纳兰猛然惊醒,自己爱妻子的时间是那样短,那样少……

“赌书消得泼茶香”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追述到自己婚后与丈夫赵明诚赌书的情景。夫妻各说出哪一个字,哪一句诗在书的第几页第几行,输的就罚喝茶一杯。玩的尽兴时,把茶水洒在了桌子上,留下淡淡的茶香。纳兰以赵明诚李清照夫妇自比自己与卢氏,纳兰这是才为自己失去了这样一位才华并茂的妻子而哀伤不已,只是当时的寻常情景,现在已成美好的回忆。花开无人问,花败人惜花。纳兰此时的伤心有也该是对伊人苦苦付出的偿还了罢。

红颜知己,如花美眷都已离他而去,对爱情的期盼与失落竟让纳兰不能释怀,郁结于心,含恨而逝。只留下一卷《饮水集》,字字触碰到人心底最温柔的那根弦。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一份伤,那是纳兰留给我们的。然而你心底的那个纳兰,你找到他了吗?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