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恰此间少年

作者:龚榕榕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9-03-18     浏览次数:


我将奔赴一场1500公里的旅程。

我细心选择用品,在便利贴上一个个打勾。订好闹钟,我起身关灯,房间陷入黑暗。流动着的黑暗与跳跃的月光在此刻共舞。

并不一帆风顺。

我穿过凌晨下雨的长沙,迈过残留雨滴的平滑台阶,八个小时的时空穿梭,笨重硕大的行李箱与手上被勒出的红痕是它赠我的附带品。可当我走出高铁时,阳光如潮水般浩浩荡荡地袭来,肆无忌惮地淹过每一处角落,淹过我身上的每一处毛孔,炫烂夺目如它,成功地逼退我身上的倦意。

非常强烈,又足够温暖的阳光,这是我对开学的印象。

踩着一地细碎阳光的我,走进了校门,迎来了新学期。

开学课并不很多,我心安理得地熬夜,起晚。去年所立下的“学习早起”誓言被束之高阁,任其被积灰掩埋于深处。积极性对我而言已是稀缺品,书本崭新如故时常被遗忘在寝,手机是绝对不能被忘记的,每时每刻握着,刷着毫无内涵的微博,却难以停下。我被它轻柔地带入舒适区,陷入沼泽,不想逃离,安于沉溺,越陷越深。

身体终于向我发出了第一声抗议。

每日熬至深夜,早晨疲惫不堪,中午补眠长睡,却并不安稳,梦里噩梦相随,醒时倦意非但没有缓解反而加剧,且头痛不已。我起身出门至楼下,掀开门帘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暖光洒在身上,我愣住了。

开学这几个星期以来,校园晴天很多,我却总是忽略。遇上没课时,我总是拉上窗帘待在寝室里,偶尔瞥见从窗眼漏出的光芒也只是眉头一皱,转而把窗帘拉的更加严实,出门时认真涂好防晒霜,挑阴凉处行走,抱怨这初春的阳光。

我想起南方向来多雨,寒假最后一个星期提前迎来梅雨季节。这阴冷潮湿的天气如一条嘶嘶作响的蛇慢慢缠绕着你,令人透不过气来。空气寒意十分,我的手也因此不可避免地染上冻疮。可到现在我才发现在暖意的涂抹下,那痛痒难忍的冻疮早已消去了。

绿叶一半隐于暗中,一半露于光下,于地上投下细碎的光影,麻雀小步走在绿从中,偶尔被行人轻微的脚步声惊起,飞至另一偏僻角落,继续它的悠闲漫步。人们脸上笑容灿烂,嬉笑着从我身边走过,旁边台阶上躺着一只有淡黄色花纹的小狗眯着眼睛打盹,一片好春光。

每个人都生机勃勃,满怀热情,努力拼搏,像一节节向上拔高的竹子。我沐浴在阳光下,想起初下高铁时候遇见的那一场声势浩荡的光,我想起我曾坚定的许诺绝不松懈,我想起那一笔一划被我写在纸上的目标。

恰此间少年,风华正茂之时,朝气蓬勃之际。我想,我也应该是这样。

我向前走去,把整个人都置身于金色的虚空中。

我的手虚握着,握住了一束光,它熠熠生辉。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